•   除了成华度过了愉快的六天,所有人都在被煎熬。太阳刚刚升上正中天的时刻祭天仪式开始,司仪官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九件礼器的逐一归位,每派两名弟子和一名随行。二十五名选手眼睛里都闪烁着精光,除了峨眉的猫儿和柴炎,他们的世界里一片空白,也许他们曾经也和其他人一样无比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幻想过无数次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证明自己。

      悟真境的大门已经开启,这里是勇敢者无智慧者接受考验和升华的熔炉,只有胜利者才能继续表演,失败者将被无情退场!接引者从门内走出,九名金色华光闪耀的女子,驾驶九辆耀眼的战车从光球中一字横排而出,无比的威势充斥了天地,涤荡着所有人的心灵。每一派都踏上了属于自己的战车,朝悟真境出发,在万众的喝彩声里消失…

      当悟真境的大门关闭的瞬间,鉴在祭台上留下的残影一分为九,从九个不同的视角观察着悟真境里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有意思!看来我是主场作战啊,那就欢迎各位了…”太子和山岗带着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在祭坛中央摊手说到。

      “我去打探一下情况”司空盛德对身边的两名和他穿着同样道袍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说到“你们跟着成华就行”说完在两人手上各画了一道传音符。

      “我也去,这种事情还是两个人一起比较好”马敬德说话的同时拔出桃木剑,左手掐着御剑决追上已经御剑腾空的司空盛德。

      “果然是好基友啊!”成华站在成景身边一脸坏笑,宝妹站在他旁边显然对他的行为方式很不能理解。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长发飘然,皮肤白皙的冀点点换了暗红色皮甲,后腰别着一对鹤嘴刀的雷公锤,彰显着经过不让须眉的英气,这份力与美的结合,甚至让在场的男子感觉有点别扭。冀松子看见气氛尴尬于是站出来打圆场“大家一上午水米未沾,不如先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实在抱歉得很,我们三个不能作陪了,松子姑娘”说话的是修罗门的夜扬,带着黑色面具和披风,身上不时飘散出让人发冷的气息,站在他旁边穿着鱼皮衣戴着龟甲面具比起来显得柔和多了的夜逸和一名夜行人。

      成景很在意那名夜行人,因为从身形和感觉上来说这名夜行人绝对就是那天临走还射出暗器的家伙,比起夜扬来他或许更加危险,所以也不做挽留“拉开点距离也好,至于受到攻击全军覆没,互为犄角也好有个照应。”

      “那我也不去了,比起外面的世界我还是喜欢被关在这个圈子里”太子表示了拒绝。

      “老二你真不去啊?”成华实在觉得他们拒绝松子让自己很不爽。但是很明显他被无视了,太子并没有妥协,而是挥挥手带着山岗和女子离开了。

      “臭虫都走了,我们不去喝酒还等什么?”猫儿清醒的时候思维真是敏捷,一句话就化解了尴尬。

      刚在猫儿和成华常去的馆子坐下。猫儿轻轻敲了敲桌子,提醒大家小心,成华点点头,表示明白。

      “人都变了,这里只是外表和都城一模一样而已”看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小声提醒大家。

      “掌柜我们不吃饭了,住店,二楼所有房间我们包了”成景走到柜台,若无其事的和掌柜说到“每人一碗素面,一笼豆沙小笼包,送到二楼”,还有“没有我们的招呼不要让任何人上楼,呆会会有两个道士来找我们,带到我房间”说着拿出一张银票“走吧,我要看看房间”

      跑堂的领着这十九人上了楼,成景选了过道最里面的几间连在一起的房间,各自安排好住处。

      成景用冰凉的声音冷冷说:八荒兽,你们还想再死一次的话,我想八大派可以反反复复的满足你们这微不足道的愿望!

      这时司空盛德和马敬德身体像水银一样散落,然后再融合成一个婀娜的女人,这女人一双大如铜铃的丹凤眼三角倒吊精光烁烁,眉毛黑亮如墨偏只有眼睛一半长短,鸭蛋脸上不施脂粉却光彩照人,烈焰红唇好像人血流动,古铜黑的肌肤恰恰凸显出身材妙曼“呵呵…成华小哥不要紧张,我就是奉命来告诉各位这城里没有活人了,又怕大家误会就借这两位朋友用用,我回去就放人。”这银铃的笑声里让人脊梁冒汗,边着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突然娇羞的转身“成景小哥,上回的事情谢谢你,所以请你洗干净脑袋等我的弯刀!”

    上一篇:

    下一篇:

    主机
    主机
    2019-10-24 11:40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